吴敬梓一首小清新诗 写尽古镇秣
优美诗歌

一个写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天才诗人为何会选择卧轨自杀?

  这首诗曾感动了无数中国人,他的作者,名字叫海子。写完这首诗的两个月后一天,海子选择在山海关卧轨,结束了年仅25岁的年轻生命。一个在当时文坛星光四射的天才诗人,为什么会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告别人世呢?

  海子,原名查海生,1964年出生于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高河镇查湾村。 1979年,15岁的查海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这件事在他那个贫穷闭塞的小村来说,是穷小子逆袭成功的神话,许多人家都以他为榜样来激励自家孩子。但是,短短的几年后,查海生的神话故事在家乡默然失色--这一切都得归咎他的“不务正业”,一个法律系的高才生,竟然恋上了诗歌。

  上世纪八十年代,人们刚刚从文化的荒漠走出,被禁锢多年的思想一下子找到了自己渲泻的空间,一大批文学爱好者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其中,诗歌受到青年人的追捧。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查海生于1981年结识了青年诗人骆一禾,并开始了诗歌创作。他在不到7年的时间里,海子创作了近200万字的作品,出版了《土地》、《海子、骆一禾作品集》、《海子的诗》和《海子诗全编》等等。

  北大毕业后,海子成为中国政法大学的一名助教。但是,他是个个性鲜明的文艺青年,海子生前的好友西川是这评论他的:“纯洁,简单,偏执,倔强,敏感,有时沉浸在痛苦之中不能自拔。”作为体制内人,海子适应不了大学里那种循规蹈矩的生活,在政法大学,海子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固执。虽然已经工作了好几年,但他一般不参加学校和系里组织的会议和活动,所以他的绩效工资及奖金等统统扣除,只能拿到每个月的基本工资。那点钱根本满足不了他的开支需要--除了自己日常花消,还得挤下钱业供养在乡下读书的弟弟和父母。精神的富足与物资的贫困,一直这样无情地撕扯着海子的灵魂。

  不仅如此,海子对于正常的人际关系也处理得有异常人。1987年,海子把母亲接到了北京昌平,想尽一切办法让母亲吃好、睡好、生活好。为此,他特地从朋友处借了些钱打理母亲在北京的几十天生活,使母亲开心快乐地过每一天。

  但是,母亲过得却并不开心,因为她发现儿子人际交往经验欠缺,处理不好同领导、同事们之间的关系。有一次,海子带母亲去政法大学的操场上散步,遇到一位领导,领导看到海子领着一位中年妇女散步,估计她是海子的妈妈,就主动向海子先打招呼,海子只是轻声“嗯”了一声,并没有过多地搭理领导的问候。

  等领导走远后,妈妈责怪他不该这样对待他人。海子的回答是:那个人虽然是领导,实际上肚子里的“墨水”并不多,没有必要去和他多讲话。母亲发火了,再不改掉清高的毛病,将来吃亏的还是自己。但是,海子不可能因为母亲的一席而改变的。

  还有就是他的初恋,是他在政法大学教书时的学生,他为此写了许多赞美诗,但是,分手的结局似乎早就注定,因为穷困聊倒的海子给不了别人未来。想来,这样的打击,对海子这个敏感的诗人来说,也是非常沉重的。

  1989年初,海子回了趟安徽老家。但是,这趟故乡之行带给他的却是更大的失望,“有些你熟悉的东西再也找不到了。”海子回到查湾村时已经身无分文,也就没有像往常那样带些礼物回家。刚一进门就喊着妈妈要饭吃,他饿极了。

  就在回家前不久,他和几个北大同学相约一道“下海”,去海南办报纸。当海子把欲辞掉法大教师的职务和几个朋友去海南办报纸一事认真地和父亲提起时,父亲勃然大怒:“好好的一个铁饭碗不要,去海南做什么?”海子是个孝顺的孩子,看到父亲的态度如此坚决,他只好又回到学校继续教书育人。

  其实,海子也想人生有所改变,期间,他还被人忽悠着练起了气功。自从接触到气功后,他的头脑中经常产生大量可怕的幻觉。那些日子,幻觉变本加厉地折磨他,仿佛有恶魔在指使他做什么,海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意识。噩梦经常将他惊起,仅有的一点睡眠时间也被剥夺了。

  1989年3月26日,不堪重负的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自杀,一代天才诗人就这样走向了另一世界,留给世人一份沉得的悲哀。海子卧轨时,身边带着四本书:《新旧约全书》、梭罗的《瓦尔登湖》,海雅达尔的《孤筏重洋》和《康拉德小说选》。他的遗书中写着“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