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写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
优美诗歌

闽北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平台

  中国古典诗词创作有一套极其复杂的格式与格律,律诗与绝句有16种格式,加上仄韵律诗等变体至少有32种格式,常用的词牌有300多个。而为了正确展开平仄,还需搞懂四声字部106类近万字。怎样才能让自己的孩子尽快学会创作古诗词,变身小诗人呢?

  多阅读古诗文,打好基础是首要。陈建平介绍说,家长可以按照孩子的年龄和阅读水平找到相应的优秀诗词,让孩子接受中华传统诗词文化的熏陶。通过增加阅读量、摘抄好词好句等方式,积累词汇量,培养孩子的观察能力、想象能力和模仿能力。

  当然,吟三百诗未必就会作诗,还得掌握创作规律和技巧。陈建平从传统的16种格式中发现了格律诗的共性:不论七言绝句还是七律格式,二四六的平仄都是一样的;不论五言绝句还是五律格式,二四的平仄完全一样,仅一三五的平仄不同而已。经过推导、演变、论证,他总结出了“词性相同 单字相对”的古典诗词新对仗理论,将几十种复杂的格式化为“平仄平”、“仄平仄”两种简便格式。

  一首古诗里至少有二至三个押韵字,是古诗的一条规律。以唐代诗人孟浩然所作的《春晓》为例:“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诗里的押韵字有三个,分别为“晓”“鸟”“少”。

  作对联讲究“词性相同,单字相对”,如“绿”对“红”;“春花”对“秋月”;“水中月”对“镜里花”;“春回大地”对“日照神州”等。而宝塔诗则讲究对仗工整,读起来琅琅上口,节奏明快。

  陈建平提醒,在孩子学习创作古诗词的过程中,家长要科学引导,按照分级阅读体系,逐步增加孩子的阅读难度,不宜操之过急。保护好孩子的学习积极性,在多鼓励的同时进行提点。对青少年而言,诗教只有入心、入血、入灵魂,方能提高孩子的文化和道德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