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易近人》摘录:感受娓娓道来中
优美诗歌

列车上de诗歌精灵

  她美丽、热情、善良、典雅,周身散发出一种被文学浸润过的诗书气质。在生活的磨难和艰辛下,她却优雅地行走在诗意的列车上,以爱为笔,以情作墨,将身心的痛楚幻化成美好,写下无数精灵一样美丽动人的诗歌,深深打动了无数读者的心……

  吴小英上世纪70年代出生于一个铁路工人家庭,在天府之国的四川长大。父亲曾是一名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铁道兵。年幼时小英难得见到父亲,可因为父亲是修铁路的工人,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就播下了火车、钢轨、铁路的种子,并常常以父亲是一名铁路工人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父亲随铁路工程局转战各地,居无定所,妈妈只能把吴小英姐妹几人留在四川和外婆外公、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吴小英在山清水秀农村老家,度过了童年时光。天府之国的灵气滋润了吴小英,使她从小聪颖灵秀、勤劳能干。父母不在身边,她不但生活要自理,还能照料幼小的妹妹。当同龄人还在父母身边撒娇时,吴小英就学会了洗衣做饭、摘菜砍柴……生活过早地让她成长起来。

  远离父母思念父母,童年时吴小英每天傍晚都会在袅袅炊烟下的池塘边,带着妹妹眺望山那边的远方,期盼父亲的身影出现在夕照下……她想象着父亲修的铁路、钢轨、火车的模样,想象着有一天能跟着父亲坐上火车去远方,看看父亲修的铁路和钢轨上奔驰的火车。她无数次在心里、在梦里刻画铁路和火车的模样,刻画着父亲和铁路的一切。浓浓的铁路情结就此生长,根深蒂固在她的脑海里。

  小伙伴们都知道吴小英有个铁路父亲,常常围绕着她听她讲铁路和父亲,她讲得最多的还是她心目中的火车,那挥之不去的火车总是缠绕在她脑海里。每次父亲回家探亲,她纠缠着父亲不停地问火车和铁路的模样。铁路和火车成了吴小英童年向往的远方。

  1988年夏天,因衡广复线大瑶山隧道建设,父亲随工程局落段大瑶山所在地坪石,从此吴小英她们一家团圆安居。当妈妈回四川老家接吴小英姐妹时,渴盼火车和铁路很久的吴小英一连几个晚上都高兴得睡不着觉。那几天她无比自豪,对小伙伴们说,她终于要见到火车见到钢轨了,要见到父亲修的铁路了,她要去到远方和铁路生活了。当吴小英在家乡隆昌火车站第一次看到铁路和火车时,她感到无比的亲切和熟悉。从此,铁路与她朝夕相处,融入了她的生命中。

  吴小英在铁路边上学、生活,一家四姊妹,母亲没有工作,生活是艰辛的。吴小英有思想和智慧,也懂事,从小就为父母分忧。妈妈贩卖小菜、到铁路煤场担煤养家,吴小英放学后就做好一家人饭菜;妈妈干活忙,她就把做好的热饭热菜给妈妈送去;星期天她和妈妈一起坐火车去韶关卖菜……

  吴小英的父亲是大瑶山隧道的电工,每天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大瑶山隧道条件艰苦,进出不便,碰上雨雪风暴天气,父亲就得留守加班。父亲工作繁忙,逢节假日妈妈就买好菜,带着吴小英和妹妹去陪父亲。在大瑶山隧道,吴小英感受到父辈们的伟大。长达14公里的隧道,隧道里的一沙一石都是像父亲一样的铁路工人,用智慧用汗水用手一寸寸凿出来的。看到父亲工作完后从隧道出来,脸上身上布满油污灰尘,她流下了眼泪。而父亲则指着安全通过隧道的火车,骄傲地笑了。吴小英被父亲的笑脸感动了……她想到在煤场担煤的妈妈,在隧道工作的父亲,想到她们一家每天和钢轨火车相处,生活与铁路息息相关,铁路就是她们的家,她长大后也要成为像父亲一样的铁路人,把铁路当成自己的家。

  小时候吴小英非常喜欢语文,一见到美好的文字就开心快乐。从小她的语文成绩就很好,勤思好学使她的想象力极为丰富。读到朱自清的《背影》,吴小英便喜爱上了文学。看到《背影》就仿佛看到修铁路的父亲,思念之情弥漫在她心中,她也要用笔用文字写父亲写她心中的爱和情。

  读五年级时,吴小英看到一本《南叶》杂志,被诗歌作品吸引,心灵触电,就此爱上诗歌写作。怀揣着文学的梦想她每天坚持写日记,摘抄优美文章在笔记本上。她的作文常被语文老师当范文讲解。爱上诗歌后,她想给《南叶》投稿,但因年纪小,当她把稿纸装进信封,却没有勇气寄出去……

  吴小英把一颗年轻的诗心藏在心里,开始如饥似渴地阅读文学书籍。读中学时,她把妈妈给的早餐钱用来租书看;工作后,更是省吃俭用大方买书,从唐诗宋词到民国现代,从鲁迅、林语堂、巴金、余秋雨、徐志摩到张爱玲、三毛、琼瑶、席慕蓉……她寻找一切能读到的文学书籍。只要是文学书籍,她便爱不释手。各种书籍塞满她的书柜,床边、沙发、阳台、梳妆台都摆放着书籍。

  诗书的浸润滋养了蕴藏在吴小英心底的文学梦,她废寝忘食读书,通宵达旦写作。长期超负荷地熬夜、列车奔波、抚养孩子、操劳家务……她患上了严重的颈椎病,神经衰弱和失眠症折磨着她,眼睛也高度近视。妈妈责怪她,怨她写坏了身体和眼睛,劝她不要写了,诗不能当饭吃。而吴小英却说,一日三餐,诗歌当饭。她宁可一天不吃饭,也不可无诗文。诗与文字成了她的心灵寄托,成了她生命中在风雨暗夜取暖的地方。她最惬意、最温馨、最浪漫的事,就是与诗书相伴。吴小英说:一个不读书的人,很难发现自己的无知,而越读书,越发现自己的苍白。书是智慧的香味,书能香我何须花。每个孤寂的夜晚,书香温暖了吴小英。

  每次随列车出乘,面对无尽的铁轨和远方,吴小英一颗炽热的诗心总被移动的车窗外景物点燃。夜深人静独坐在乘务间,文字的灵感和激情总在胸中荡漾,她的诗行随着列车一路奔驰。厚厚几大本日记,渗透着她的心血和梦想。有了电脑、手机后,吴小英就在网络上写。无论多么劳累,无论心情怎样,她一天不写就难受,一天不接触文字就像掉了魂似的。有的人不理解她一个跑车的劳务工还写诗……她不理会,埋头耕耘。诗与远方在她的心里,灵感激情来了,三更半夜睡觉了掀开被窝也爬起来写。她写远方、写钢轨、写火车;写父亲、写亲情、写乡愁……

  五月诗社社长桂汉标老师,是她诗歌成长的老师。当桂汉标看到吴小英众多的文字后,觉察到吴小英性格耿直、心地善良,有一颗光明之心,是一个有天赋的诗才,他要吴小英加入五月诗社。桂汉标就是当年《南叶》的主编。他针对吴小英的文字特点,悉心指导,当起了吴小英的老师。诗社聘请的诗坛名家叶文福、韦丘、傅天琳等也言传身教。

  当第一首诗《绿皮车的远方》在《韶关日报》发表后,吴小英圆了写诗的梦,她的诗才从此喷发。从此吴小英离不开诗,诗也离不了她,诗与她的生命融为一体。《乡愁,在铁轨上奔跑》《2017,我们一起回家》《黎明,和火车一起回到故乡》《远去的绿皮火车,我心中永远的海》《火车票》《大瑶山》《巡道工的微笑》《离别》《哥哥,今晚月色被思念照蓝》《抱着文字取暧的女人》《那样的爱》《五月的芬芳》《牵手,赴一场风花雪夜》……她写爱情、友情、亲情,但她的笔墨触及最多的还是对铁路的爱恋与歌唱。

  吴小英勤奋,收获颇丰。2000多篇诗文从她的笔尖倾泻而出。500多首(篇)诗歌、散文发表于《读者》《中国铁路文艺》《青年文学》《泰国中华日报》《南方日报》《人民铁道》《广州铁道》《韶关日报》《先行》《五月诗网》等数十种报刊和《银河系诗刊》《散文网》等多种网络媒体。吴小英的文字与诗情,是文字山谷里的鸣唱与绵绵回音。她是诗歌的精灵来到人间,让她在人间忧伤和快乐的,也是深情地唱出自己内心深处的歌……

  吴小英获得过最美女诗人诗歌大选赛一等奖、河洛文苑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征文一等奖、五月诗社2016年度诗歌大赛二等奖、广铁故事主题征文二等奖等。吴小英参加过广东省作家协会青年诗人高级研修班、南岭诗歌小镇诗歌朗诵会等近30次各种诗会,成了诗名远播的列车美女诗人。

  五月诗社,是吴小英诗梦启航的地方。五月诗社曾为她出版了诗集《火车,我灵魂的第二个家》。从此她诗歌的翅膀飞过高山大河、草地平川,飞翔到了海内外。如今吴小英已是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会员、广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青工作家协会会员、五月诗社的秘书长兼宣传部长。2017年7月16日,《韶关日报》倾情推出《行走在轨道上的美女诗人》报道,介绍吴小英诗歌故事,成为五月诗社的骄傲。

  吴小英深爱诗歌,她说诗是她永远的灵魂皈依,她愿倾尽一生的真情,把人生的艰辛过成诗歌的模样。一位文友认为,吴小英的诗歌饱含爱的深情,字里行间,痛苦忧伤,均闪耀着人性的光芒。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吴小英和她的诗歌能很好地诠释这一切。

  跟着火车漂泊流浪,那是诗里的情怀。吴小英20多年的青春和汗水洒在这些铁道线上,却是真实的劳累奔波负重远行。她家住韶关,跑长线时在广州接班,常常深更半夜坐车出乘,退乘回家时也是凌晨一二点。运休时她本可以在公寓间歇,可为了照顾儿子,她匆匆赶回韶关做好饭菜后,又急急回程广州。她出乘前总要买够食品给儿子,退乘归来乘务包都没放下,就去买菜做饭、料理家务……

  20多年列车生涯,她乐于助人,且从不张扬。她的车厢干净卫生,旅客都想坐在她的车厢。她与车班姐妹、旅客相处融洽,乘车的老人小孩都喜欢她。她特别喜欢孩子,长年累月跑车,见不到儿子,她把对儿子的爱心倾注到乘车的孩子身上,经常自掏腰包为超高儿童补票,为遗失钱物的学生捐款。8年前她跑达州车时,一名叫黄平的河南男孩跟着离婚的父亲打工外出,因没钱一天一夜没有吃喝,她给他 买吃买喝,并与孩子结成亲戚,每年资助他上学。黄平考上职业学校后,给英姑姑写了一封长信报告喜讯……同事笑她每一趟车都要认一个亲戚。

  她把对父母的感情倾注在旅客身上,常坐车的大妈大娘都把她当闺女。火车经过父母的家,不能回家看他们,她就在车上写诗献给爸妈──《母亲的守望》《母亲的腊肉,是家的味道》《我们的家,妈妈的爱》《父亲,温暖的海洋》《父亲,大瑶山》《火车情结》……每一首都是她对父母深情的爱。车班老同事跑完春运要退休了,她含着热泪写下《老爷子,春运最后一班岗》。报纸刊出后,同事激动万分,说铁路一辈子,退休时吴小英给了他一份人生大礼。

  铁轨和诗,是吴小英无限所爱。20多年来,她和绿皮火车有了难以割裂的情愫,期间尽管有泪水有辛酸,但她的人生没有离开过火车。绿皮火车,是她的爱琴海,是她心灵栖息的地方,是她诗意远行的地方。绿皮火车,成了她灵魂的第二个家,是她心中永远的香格里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