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上de诗歌精灵
优美诗歌

为61名同学写嵌字诗 她才高二哦(图

  对不少人而言,高一到高二都要经历分班,或感叹或欣喜或惆怅。而来自成都树德中学宁夏校区高二年级的学生卢怡心,却以一种特别的方式,纪念一同走过的友情。酷爱古典文学的她,用了三个晚上,以全班61名同学名字为题写诗。风格大多豪放,偶尔也有小清新。她笑言:“诗歌是很美的表达方式,特别是在时间短、话很多的情况下。”

  昨日,卢怡心还为天府早报记者现场作诗,短短五分钟的时间便交稿,“笑乱烽火周王灭,琴起焦尾南唐亡。帝心红颜又何罪,兴衰史海皆汪洋。”当被问起为何会提及周王烽火戏诸侯的典故,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最近班上正在查谈恋爱的,有感而发。”

  圆圆的脸、笑眯眯的眼睛,卢怡心看起来跟身边普通高中生并无两样。但翻开树德中学高一一班《高一文集》,她以全班61名同学名字为题写成61篇诗歌,并将同学名字巧妙嵌在其中。比如写一名李玲的同学,她写道:“菡萏雍容青李甜,荫下逍遥话桑田。荷锄归来饮荷露,胜与玲虫争清泉。”写同学赵汗青,诗词风格又从小清新变得豪放起来,“辛苦遭逢忠魂烈,汗青丹心两相携。千年空叹嗟。”对于喜欢玩的同学,她也会劝告到,“志在董正天下,却见百里繁花。香流满襟风月华,忧君步拖沓。”

  卢怡心表示,自己从小爱古典文学,“爱读诗,也爱背。”因为知道自己高二将转去读文科,于是,她用了三个晚上,为全班同学每人写出一首诗。“当时我从顺眼的名字开始写。”所谓顺眼,“第一是名字长一点,发挥的空间更大。第二是关系好,了解更多一些。”卢怡心笑言,“班上姓李的太多了,又要写出新意,写到后面都崩溃了。”

  之所以选择用诗歌的方式,卢怡心说道,“我觉得诗歌是很美的表达方式,用很短的文字可以描绘壮阔或者婉约的画面。当时间短、话很多的时候,用诗词是最好表达的。”她透露,自己的诗歌启蒙期,是小学时每晚跟妈妈一起洗脚的时候,“一边洗脚,一边背诗。唐诗一百首、宋词,都是这样背下来的。”

  而她真正开始动笔写诗,是在初中的时候。“语文老师爱在黑板上写出三个字,让同学们组合起来写诗。”那时候的她,又爱上了看武侠小说,如今她诗词里多是豪放风格。谈到自己喜欢的作家,她毫不犹豫地说:“鲁迅是我的‘男神’。他用浑厚的文字功底来表达讽刺,就像把所有的东西倾注在针尖上给你看,扎得你一个机灵。”

  卢怡心吐槽到,帮全班同学写完诗后,“觉得自己全部的积累都吐出来了,有一种空虚感,要储备一两年再写诗。”至于未来,她表示希望能考上北师大或者中国传媒大学,

  昨日,天府早报记者连线“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周啸天,他表示:“嵌字作联或作诗,是中国传统的文字游戏,需要组合的技巧,不算真正的诗。这位高中生在短时间组成了61首嵌字诗,很不容易,可见她课外阅读了许多诗词,积累了一定量的语汇,也懂得一些写作常识,是可以写诗的。嵌字诗偶尔玩玩可以,好诗却不是这样写出来的。这61首嵌字诗大抵过得去,也不容易,只是没有妙作而已。”

  著名诗人梁平说道:“一个中学生如此酷爱诗歌,非常难得。这些诗歌虽然还没有严格古体诗的讲究,却能看到她令人欣慰的基础。作者还如此年轻,后生可畏。不过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语境,不妨在喜欢古体诗之余精读一些经典的新诗,写写新诗。”

  王师北定中原,梨花桑梓开遍,流水惊起蕊千朵,跌破春风面,去时东篱花满,归时田舍俨俨,月笼乡音断桥边,新酒故人面。

  白李馥郁饮尽欢,佳期挑帘看。狼毫伴紫檀,铺纸研墨,檐下雨飞潺。笔走俊跋剑催岚,薄刃翻雪寒。无意留春住,方寸剑影,裁遍轻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