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61名同学写嵌字诗 她才高二哦(
优美诗歌

陈昂是中国诗歌留在人间的火种

  当今社会,经济飞速发展,“文化荒漠”现象越来越严重,诗人缺少成长的土壤和养料。“诗人”很难赢得尊重,很难经营自己的“诗歌”与“生活”。目前的文学市场大体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早已成名的老作家,一种是为哗众取宠投其偏好的写手。在这种并不利于诗人成长的环境里,陈昂洁身自好,辛勤耕耘,怀着对文学的敬畏和对诗词的热衷成长成为一道亮丽的文学风景线。

  陈昂享有“诗歌王子”之美誉,是中央电视台《中国诗词大会》《机智过人》正能量诗词嘉宾,作品两年销量超过1,200,000册。他的作品先后被译成“英、法、俄、意、日、德”等多国语言。2014年诗歌《洪荒》入编中学生语文课外读本,2015年一场大雪让其诗句“下雪的时候/一定要约喜欢的人/出来走走/因为一不小心/就手牵手/走到了白头”红遍大江南北,2017年与机器人比赛作诗完胜机器人让观众见证了他深厚的诗词功力。

  20世纪90年代是新时期文学崛起的时代,零星的诗歌在文坛此起彼伏,陈昂刚好出生在这一时期,1992年1月26日陈昂出生在山东省滕州市级索镇一个名叫“后王晁”的村庄,父亲热爱文学,母亲经营超市,祖父也热衷于文化。在良好的文化环境下,加之父亲重视教育,陈昂比其他孩子更早的走进了文学的世界,用陈昂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自己是听着妈妈讲安徒生童话,读着南唐后主李煜的词长大的”。

  网络时代的到来,给了陈昂机会,借助互联网新阅读平台,陈昂发表了大量诗歌作品,成长为家喻户晓的知名诗人。陈昂的诗歌源于生活,正如同他的追求:做生活的记录者,陈昂笔下的诗歌意境幽远,第一遍我们读到的是文字,第二遍我们读到的是故事,第三遍我们读到的生活。

  陈昂13岁草印出版了自己的首部诗歌作品集,20岁加入中国诗歌学会,并先后用“春草、三不、元亨”等笔名发表了大量诗作,其中笔名“春草”最为读者熟知,“春草”缘于“春木”,“春木”是著名诗人雷抒雁帮陈昂取的笔名,昂有仰,高抬的意思,雷抒雁根据《乐府诗集·柳树得春风》中的“柳树得春风,一低复一昂”为其取笔名“春木”,但陈昂却说,我年龄小,未来的路还很长,长成参天树木需要时间的洗礼和岁月的考量,我还是用“春草”吧,大树底下的小草,小草象征希望,大树保护着小草,小草有人疼爱且生命力顽强。除此之外,陈昂的笔名“元亨”取自《易经》中的元亨利贞,“三不”取自古人倡导的“三不朽”和“不显、不争、不露”的深意。通过陈昂的笔名,我们不难发现陈昂谦逊善良、淡泊名利、超然脱俗的高尚品格。

  陈昂是中国诗歌留在人间的火种,之所以如此评价是因为陈昂仿佛是为诗歌而生的,他6岁开始尝试短句写作,18岁成年之前,陈昂就写下了诸如“时刻铭记内心的高度/会让你越来越有风度”和“没有文字的文章/只有旋律在飘荡”和“昼行千米路/夜读半寸书”等经典诗句,这一时期的陈昂作品溢着青春的气息,表现着陈昂少年时期的思想智慧和心灵高度,从8岁到18岁这个诗歌探索的第一个十年里,我们看到了一个鸿蒙初开的少年对诗歌热爱与灵性,这一现象和成就在中国诗歌史上是极为少见的。

  2008年至今,陈昂开启了自己诗歌探索的第二个十年。这一时期,陈昂用作品走进了大众视野,出版了大量诗集。2015年出版《陈昂诗选》、2016年出版《漫天飞雪的日子》、2017年出版《漂亮的人生敢于起航》,我们把这一时期出版的书籍统称为“漫天飞雪的日子”系列。《洪荒》、《漫天飞雪的日子》、《曾几何时》、《有思想的乞丐》、《天才说》等成名作正是出自这一时期。

  尼采说:“我们飞翔的越高,我们在那些不能飞翔的人眼中的形象越是渺小”。陈昂诗歌探索的第二个十年,也正是陈昂诗歌创作的第一个十年(2008~2018),这一时期的作品相对于第一个十年而言,思想哲理性更强,既有对爱情的执着与豪放,也有对人生的思考与畅想,《漫天飞雪的日子》以白描的笔法刻画了爱情,《洪荒》仿佛一位哲人与大自然的对话,《有思想的乞丐》表达了诗人对社会的认知和感慨。诗句“不要在满天乌云的时候/寻找太阳/暴雨过后/天空自会还你一个晴朗(出自《童年的梦很长很长》)”、“重要的人越来越少/留下的越来越重要(出自《曾几何时》)”、“今日的出口文章/早已摆在千年后的书桌上(出自《写在千年后书桌上的诗》)”等被广泛传播。

  这一时期的陈昂,参与了中央电视台《中国诗词大会》和《机智过人》两档节目的录制,并加入中国诗歌学会,受聘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形象大使。北京燕山出版社为其策划出版了传记《诗歌王子陈昂》,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为其策划出版了系列丛书《半面夕阳半面海》,并参与发起了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大型文化宣传活动“春草行动”。2017年2018年陈昂连续两年荣登作家榜,并成为11届作家榜、12届作家榜的唯一上榜诗人。

  这一时期的陈昂作品,“爱情诗”是一大类别。诸如:“我深信/最美的交杯/是一醉方休/如若必须给爱情/一个承诺/那便是/至死不休”、如果爱情装睡/不如姑且加上一床棉被/即便装睡/也睡得别有滋味”、“总有一个人/在你背后/捡拾你忽略的美”、“即使只有一米的光亮/我宁愿抛弃水中的月亮/拥抱心灵的太阳”、“女人结婚后流的每一滴泪/都是热恋时脑子进的水”等诗句借助社交软件被广泛传播,其中的某些片段成为了大学生的QQ签名、聊天聚会的交流素材、微信微博的心情留言。

  这一时期陈昂的社会活动主要是参与“大学讲座”、“电视节目录制”、“慈善签售会”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春草行动”。其中,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春草行动”以陈昂的笔名命名,并聘请陈昂担任推广活动的文化大使。陈昂不仅会写诗、能写诗,而且能够带动大家写诗,在“春草行动”中,陈昂提出了“景到美处自成律,笔落纸上抒酣情”的观点,陈昂主张做生活的记录者,不要刻意的考究韵律,就像大自然的美丽景色,美到一定的境界就是格律,只要把文字记录下来,把感情抒发的酣畅淋漓就可以了。这一观点影响了很多青年诗人的创作理念,解放了新诗创作者的思想,对诗歌的发展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2018年,北方文艺出版社策划出版了陈昂新书《哪有什么运气,不过是我们暗自努力》。这是继“漫天飞雪的日子”系列之后,诗歌王子陈昂的全新作品,故事向暖、诗情浪漫、梦想向远,献给所有拥有青春,曾经困惑、迷茫,却心怀热血、坚持自我的人的一部暖心作品,该部作品的出版也标志着陈昂诗歌探索的第三个十年和诗歌创作的第二个十年正式开启,同时,我们也对陈昂诗歌创作的第二个十年充满了期待,期待着更多的佳作问世。

  纵观陈昂的诗歌作品,《佛的白发》(在沙漠里/捡拾自己的白发/用热沙/轻揉自己的脚丫/大自然的风雨交加/用沉默回答/一个往昔神话/一个贫穷僧家)最具争议,该诗发表后引发了众多读者的讨论。有人提出佛陀哪来的头发?有人表示对本诗的意境不解。为了让大家更好的解读这首诗,陈昂在中国诗歌网和新浪微博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我想,佛陀当初一定不是剃光了头发,而是在沙漠中捡拾自己的白发》的文章。

  陈昂说:“佛在心中我自成佛,佛也好神也罢,不过是芸芸众生心灵世界的一种寄托,认知需要时间,世上最难的莫过于自我涵养。“内格”是枯燥的,但是最有收获的,过度的‘外求’膨胀的是躯壳、私欲,静心‘内格’得到的是人格的升华,通过观察‘楼梯’和‘电梯’我们不难发现向上的路并不拥挤,拥挤是因为多数人选择了安逸,很少有人愿意做‘苦行僧’却妄图领会文化的真谛。生活中,我们时常看到‘泼妇骂街’一气喝成,学者在‘做学问’上却要冥思苦想,这或许正是知识的魅力”。

  陈昂说:“《西游记》里通过唐僧西天取经的故事演绎了成佛所需要的经历,也就是所谓的‘修行’。试想:茫茫沙漠里,一个苦行僧,自我修行,火毒的太阳晒着黄沙,常人是无法赤脚行走的路,而苦行僧却能够通过心态的调整去享受这能将脚丫烫熟的沙子,自然界风雨交加,人世间又何尝不是万千变化,谁能够一生一帆风顺,在遇到困难时,我们是满腹牢骚,抱怨客观,迁怒他人,还是自我反思,用坚毅、沉默去承担生活的压力,大繁至简,不要自己被困难吓倒,苦行僧可以说现实生活已不多见,苦行僧的精神也渐渐成为往昔的神话,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佛陀的光鲜照人,又有几人能够了解他们成佛的过程,是谁将他们神话,又为何将他们神话,他们不过是贫穷的僧人,是佛陀的袈裟”。

  陈昂说:“世间的僧人难道生下来就没有头发?他们有没有青丝变白发的可能呢?是谁剃光了僧人的头发,为什么要剃光僧人的头发,剃光头发就是僧人吗?有些人是神话,有些人是笑话,我想,佛陀当初一定不是剃光了头发,而是在沙漠中捡拾自己的白发,后世的僧人是自己剃光头发,却终究难以创造成佛的神话”。

  陈昂这篇名为《我想,佛陀当初一定不是剃光了头发,而是在沙漠中捡拾自己的白发》的文章一经发表,影响巨大,很多读者读后拍手称奇,这让我们无意间联想到2012年陈昂的获奖作品“玉笋之笔舞香檀,徽墨轻研琵琶弹。一曲唱尽一曲新,春去秋来四月天(陈昂《抒情》)。”当时这首诗也引起了诗坛的大讨论,在经过激烈的论证之后,该诗被读者称作可与诗人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相媲美的名篇。论证出真理,认知需要时间,写到这里,我想到了陈昂的一句话:“诗人这个世纪遭遇的冷漠是为了赢得下个世纪的喝彩”,这是一种胸襟,更是深入骨髓的文化自信。

  除了我们耳熟能详的现代诗,陈昂也写了大量的非现代诗。这其中最为出名的当属发表在中国诗歌网上的《江北水城天上客》。“吾本天上客,怎奈惹凡尘。太古多思绪,胁肩谄笑人。鸿钧有三徒,性情阐截分。名利煞风景,皆为仙家臣。管窥天蠡海,答客难苏秦。曾经沧海情,陈陈相因深。却扫杜门庭,玄黄蒲团真。先邀姜飞熊,后封周郎神。”全诗80个字引用了“胁肩谄笑、管窥蠡海、曾经沧海、陈陈相因、杜门却扫”5个成语,并暗含了“仙女下凡尘、盘古开天、封神榜、答客难、道家三观、太公垂钓、三国周郎”7个典故。不仅如此,更让人佩服的是‘名利煞风景,皆为仙家臣’这一句,这一句体现了诗人陈昂博览群书、学贯古今的本领,封神榜里:“仙神不是一个等级,仙人比神高一个等级”,这属于比较冷的知识点,陈昂却能运用自如,其深厚的文学功力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陈昂的古体诗“昔日红颜今憔悴/不是天凉是衣薄”也博得了众多读者的喜爱,看到自己的昔日恋人如今由于生活的压力变得憔悴不堪,自己内心很悲凉,这种感觉在寒冬尤为明显,寒风的侵袭让此景更添悲凉滋味,可诗人却说不是因为天凉是衣服穿的少的原因,看似不合理的解释此情此景下显得理所当然,将本诗的感情表达上升到新的高度,“衣薄”二字刻画了诗人可爱的倔强,场景活灵活现,生动异常。

  陈昂的诗歌作品暂时可以概括为两大类:一类是清新唯美的“抒情哲理诗”,一类是朦胧精湛的“截句诗”。关于这两类诗歌,有学者做过这样的比喻,把“抒情哲理诗”比作诗歌世界里的“风铃”,清脆悦耳、余味悠长、传递快乐;把“截句诗”比作李小龙的“截拳道”,无拘无束、觉悟思想、慰藉心灵。但总而言之,读陈昂的诗,会被一种温暖的、向上的、阳光的情怀所打动,他的诗揭示真理,启迪智慧,引领我们向真善美进发,唤醒我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

  陈昂的诗歌作品具有强烈的“时代意义”,表现着青年学者旺盛的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彰显着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文化自信”。他诗歌底蕴里蕴含的“家国情怀”和对“宇宙”对“人生”的思考值得我们关注;他诗歌内涵里的传达的“智慧”值得我们研究和学习;他诗歌精神里潜伏的“正能量”正是我们洗涤灵魂、陶冶情操、慰藉心灵的“刚需”。

  如果说:“诗人汪国真是中国诗歌与公众的最后一次相遇”,那么陈昂就是中国诗歌留在人间的火种。陈昂的诗歌优美动人、深富哲理,深受广大读者喜爱。陈昂的诗歌像一颗火种,点燃了人们对诗歌的热爱,这个火种拥有顽强的诗意和生命力,有学者评价陈昂是“人民诗人”,这正是对陈昂在中国现代诗歌领域所作贡献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