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爸妈的爱情故事】一包点心
爱情故事

常州 “90后”赤脚励志主播 他的爱情故事感动许多人

  初见王品周,他穿着蓝色条纹线衣,远远地站在门口迎人,右边空空荡荡的袖管,有些扎眼。

  初见王品周,他穿着蓝色条纹线衣,远远地站在门口迎人,右边空空荡荡的袖管,有些扎眼。

  王品周今年28岁,因为脸部植皮的原因,他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很多。几年前,因为一场意外事故,他右手截肢,左手截指后只剩下手掌。好在,天性的乐观,女友的不离不弃,让他重新振作;他本有收入,又不甘平庸,靠打游戏开创了新事业,如今是新北区孟河镇有名的“赤脚游戏主播”。

  “我也是后来听人说的,就只听到了砰地一声爆炸响,人被弹开了,身上还有火。”回忆起5年前的事情,王品周至今印象深刻。

  2013年3月,王品周从学校毕业后,到一家企业从事电工工作,6月7日,当他戴着棉布手套,在擦高压电柜灰尘的时候,因另一手扶着铁梯高压触电。等人再醒来,已经是在医院了,迷迷糊糊中,他看到了自己烧枯的右臂。“手腕上炸出了一个洞,上半身都肿了,喉管被切开,说实话,那种状态下,我自己是懵的。”

  全身的烧伤面积达30%~40%,尤其是上半身烧伤严重,在市第一人民医院的ICU里住了近一个星期后,王品周又转院上海住了50多天,截肢、做植皮手术,接受各种治疗。他告诉记者,算上最初的抢救,大概做了十来次手术。“植皮,光头皮就取了三次,反正身上能取的皮都取了一遍。”

  从上海回来,他又转入常州二院阳湖院区住了8个多月,直到2014年下半年才出院。“大概躺了半年多,腿部肌肉都萎缩了,刚开始,因为疤痕收缩的原因,头也没法抬,都是硬靠着康复训练才慢慢恢复的。”

  因为工伤,原本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没法工作了,但单位给他办了工退,如今每个月,王品周依然能拿到一笔固定收入,只是他不甘心,后半生就这么靠每月的固定工资度日。

  家里的卧室,成了他的工作室。床榻边,摆着一个路由器,一个摄像头,话筒支在床头,床上,是一台黑色的笔记本电脑,每天坐在床上做游戏直播的主播,是王品周的新“事业”。

  这源于去年,王品周从电视里看到一则新闻,新闻里的主人公和他情况差不多,但却因为游戏改变了人生。“我自己本来也玩,看到他的故事,觉得自己也可以做。”就是凭着这股不服输的劲,王品周开始了游戏主播生涯。

  地下城与勇士,是一款2D类格斗游戏,有刷图和PK两种模式。之前,王品周一直是玩刷图,也就是打游戏里设置的怪物不断进阶。“右脚操控方向,左脚操控技能,比较挑战的,就是如何操作12个技能键。”王品周说,两只脚,他都只是用大脚趾操作,所以在挑选电脑的时候,就选择了键盘比较大的笔记本。打怪,则最开始会挑比较简单的怪物,边熟悉键盘,边进阶,“现在的速度,和普通人用手打基本没多大差别,这就是一个熟能生巧的事儿。”

  在此基础上,取名为“赤脚天下”的王品周开始了第一次游戏直播。“因为直播间排得很后,第一次进去了半个多小时,一个人都没。”但他没有放弃,加游戏QQ、微信群,自己录制游戏视频,发布到相关网游APP上,吸引人家到直播间围观。就这样花了一年多时间慢慢熬,熬来了1万多“粉丝”,还被网友亲切地称呼为“大脚”“脚哥”。

  因为游戏,王品周还结识了很多残疾人。“有些残疾人的经历和我差不多,不光是一起打游戏,我们会聊聊生活,有共同话题。”

  这个网友比王品周还小几岁,一个人在外打工,租房子住。同样因为工伤,“有模有样”的右手如今只剩下了小拇指。“他跟我说,现在还不习惯没右手的生活,不管是切菜、做饭,还是打游戏。”王品周就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他,“鼓励他,别灰心,慢慢来就能适应。”

  还有一位脑瘫的网友,之前看到了“大脚”的直播,也萌生了做游戏直播的想法,特地找到“大脚”,向他请教。

  “做直播,主要就是赚人气,虽然收入每个月不固定,但比闲在家无所事事好多了。”现在,王品周所在的游戏直播平台,一个月有2000元的底薪,至于提成,则靠收礼物获得,每收到一个礼物,有35%的提成。

  王品周说,平台对他们也是有“考核”的:一个月要播满20个工作日,直播达60个小时。按照这么说,一天直播2小时其实就能达到要求,但王品周一天的实际工作时间达8~10个小时。“多劳多得嘛。”说起这个,王品周还有些不好意思。“上个月情况不错,收入有4000多元。”

  24岁的年纪,一切才刚刚开始,生活却遭受如此重创,换了任何人,都是难捱的一关。在王品周出事的这段日子里,惠柳蓉的不离不弃,成为他坚持下去的动力和精神支柱。

  如今已为人妻、当时还是女友的惠柳蓉是个四川姑娘。2009年的秋天,她与同校的王品周相识成为恋人。惠柳蓉说,那时自己总是肚子疼,每个月都去医院,疼到不能走路时,王品周总是楼上楼下地背着她,这一背,就背到了毕业

  2012年,学习国际贸易专业的惠柳蓉专转本到无锡太湖学院就读,而王品周在准备毕业实习,两人开始了异地恋。“那一天,我打他电话,一直找不到他,后来还是翻到了他以前用同事手机打来的电话,打给他同事,才知道他出事了。”当天晚上,惠柳蓉就从无锡赶到了常州。后来,不论在常州还是上海,每逢周末,惠柳蓉都会从无锡去看王品周。在上海医院的ICU,见不了面,惠柳蓉就写信,让护工带进去给王品周。如今这十来封信,还完好地保存在家中的床头柜里。

  “我看到以前你发过这样一条短信:一生执子手,不离不弃共白头。”“我们知道你很想我们,我们也很想你。”“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心情可以慢慢好起来,叔叔阿姨希望看到你开开心心的,还是那个懂事、孝顺、乐观、坚强的儿子,我们都希望看到你的笑容。”信纸上,满是思念和鼓励。

  惠柳蓉的母亲腿脚不便,全靠父亲支撑起一个家,所以,更能懂一方身体有缺陷给生活带来的种种不便和重担。

  “那时候主要是电话跟父母沟通,但是几乎每打一次,就会哭一次,也会觉得很委屈,不知道未来怎么走。”惠柳蓉说,那时候,打电话基本都是避开王品周的,但打完回来他看到她红红的眼睛,心情也很沉重。

  “我一直很坚定,但是再坚强的人也会想哭一哭的。”惠柳蓉说,她也问过自己,为什么一点都没退缩,甚至连犹豫都没有过,但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可能和自己性格有关,比较重感情吧。”她慢慢地开解父母,宽慰亲戚,终于说动了长辈。

  2017年9月,一家人在经历了王品周父亲患癌去世的打击后,迎来了新生命女儿的出生,快乐又一点一点回到了这个家。

  尽管不方便,但每天,王品周都会单臂抱抱女儿,和她亲昵一番。惠柳蓉忙家务的时候,也会把小丫头放在床上,对着爸爸的电脑,还不太会爬的小人儿总是会调皮地翻身,想用手去够电脑。“现在的生活我很满足,有工作,也有时间好好陪伴家人。”